[图文]书摘:我亲历的奴化教育
【字体:
书摘:我亲历的奴化教育
作者:齐红深、…    文章来源:金羊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1

■张鹏云/口述齐红深、孙凤琴/整理

我入学前,目睹的事实,受到的教育,促成我的早熟、多思,变得沉默寡言。亲邻都夸我“长得像个大人样”,殊不知我心灵所受的刺激和震撼,从小就改变了我的性格。

1934年,伪康德元年3月,我9岁,入小营初小,跟父亲读书。学校是四个年级的一个复式班。这时,中国原有的教学内容和教材全被废除,代之以日伪的课程设置和教材、教学思想和方法。国语中有日本是“友邦”、“盟邦”、“日满不可分”、“满洲国是王道乐土”、“虔心诚意地崇拜日本天皇和满洲国皇帝陛下”等等内容,竭力贯彻殖民主义教育思想,在精神上摧残中国人民的民族意识,推行奴化教育,使我们这些孩子不知自己是中国人,而只是“满洲人”。

到青堆高小读书

我小学毕业后,父亲为了让我学习有所成就,在1938年2月,带我到距家45公里处的青堆镇高小读书。

每天早晨学校举行朝会,唱日本国歌和“满洲国歌”,向日本天皇和伪满洲国的皇宫遥拜。星期一早礼,校长宣读《即位诏书》,其余五天由校长训话,内容是“日满亲善”、“五族协和”、“王道乐土”等等。课间操做所谓的“建国体操”。再也不像在初小时那样松散了。

编 号: 1285152    
摄影作者:   
文件名:ksslzz5128.jpg  
文件大小:24K  
高 X 宽:293 X 200  
说明:ksslzz5128.jpg

■《口述历史·第二辑》王俊义、丁东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7月第一版定价:20.00元

日语、“满语”(汉语)课内容中,有一些是日本进行殖民侵略的军人的传记故事,如丰臣秀吉、乃木希典大将、广濑武夫,有日本迷信的“天照大神”,或者炫耀日本胜利的“日本海战”等等,从小学起就用这些材料贯彻“日满一德一心”的殖民奴化教育,从而达到亲善日本的目的。“国史”课从满族先人肃慎、靺鞨、契丹的辽、女真的金、努尔哈赤的后金、皇太极的清讲到“满洲国”的建立,一方面只讲满族和东北少数民族史不讲中原王朝兴衰更迭,以此泯灭中国人的民族意识,另一方面把东北从中国历史中割裂出来,向我们灌输“东北向来就是满族等各族独立行使统治权的地区”,如辽、金、后金乃至大清和今天的“满洲国”。侵略者明目张胆地篡改历史,目的就是教育我们这些娃娃,你是“满洲人”,你要感谢日本对“满洲国”建立做出的“无私”贡献,从而做日本殖民者驯服的“良民”。

考入庄河国高

1940年初,我考入庄河国民高等学校(简称“国高”),3月1日入学。

庄河国高是四年制农科学校,共八个班,四百多名学生,教职员工四十多人,校长是中国人,副校长为日本在乡军人藤琦。副校长掌握实权,校长是个傀儡。二十多名教师中,日本人和朝鲜人占40%(8人)。

1941年,为适应侵略战争的需要,大力推行法西斯军事教育,在校中增设“早训课”,派现役军官上尉宋煜恩为教官,以被抗联打伤残的退役上士车文业为助手,配发170支苏制连珠枪和相应配套的弹盒、皮带、刺刀、指挥刀、皮背包、信号旗、射靶、空包子弹和手榴弹等,一应俱全。《步兵操典》人手一册,要求掌握运用。每周三次军训课,每次90分钟。一二年级学生进行基础军事科目训练,三四年级进行战术训练和实战演习,强调“武士道”精神,绝对服从命令,违者非打即骂。教官训话讲:“军训课合格的,国高毕业生入伍直接当班长,大专毕业生入伍可以当排长授军官衔。”道破设军训课目的就是为日本侵略者提供军事后备力量当“炮灰”。军训中,同要求军队士兵一样,特别严厉,动作错误、迟缓,车文业便拳打脚踢。对众多不合格的,命令互相对打嘴巴子;全部都不合格的集体罚单腿独立,另一腿伸向前方,像走正步似的,时间一长都累倒在地,还要重新站起,或罚做俯卧撑百余次,或罚匍匐前进100—200米,并称从处罚中,强化体质锻炼。达不到要求的、落后的都要遭毒打。他没有文化,讲话完全是命令式,是个典型的死心塌地为日寇效忠的法西斯分子(1948年被我人民政府处决),我们都恨骂他为“打人狂”。在军训课中,学生受到极大伤害,每次都累得筋疲力尽,身心健康受到极大摧残,都把军训课称为“鬼门关”。

第二课堂
Copyright 2009-2010 © 第二课堂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象达中学主办 语文科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粤ICP备0917738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