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名著、《利维坦》及其他
【字体:
译名著、《利维坦》及其他
作者:汪民安 …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2

  在“汉译名著”中,霍布斯的《利维坦》大概是我读得最多的一本书。最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阅读其中的某些章节。对于我来说,这本书不仅是学术思想上的启迪(关于契约的问题,关于国家的问题,关于自然法和自然状态的问题),它甚至是我的生活启蒙和自我教育。对我来说,《利维坦》或许是唯一的一本书,让我在其中看到了自身,让我读到了自己,理解了自己。

 

  我开始读这本书是在2000年前后,我三十岁左右,那个时候我开始萌发了恐惧意识,我从一个幻想坐牢的人变成了一个惧怕监狱的人。一个莽撞的少年突然变得审慎了。这个时候,我读到了《利维坦》。

 

  我开始了寻找《利维坦》的过程,那段时间,只要一进书店,我就直扑汉译名著的专柜,但每次都失望而归。《利维坦》在市面上绝迹了。要得到这本书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到商务印书馆的朋友。书拿到后,我发现,我一再读过的地方,也被我的朋友用红钢笔画了很多痕迹。然后我又在上面用蓝色笔再画一道。

 

  再过了一两年,书店里到处都是重印的《利维坦》,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两本,一本送给了我的学生,他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我希望这本书在他那里萌芽。另一本,我把它藏了起来,放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

 

  《利维坦》铭刻在我这里。后来,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中有关主奴辩证法的论述中,我一眼看出了霍布斯的影子。黑格尔将霍布斯具体化和历史化了。准确地说,黑格尔将人和人的争斗戏剧化了,这个戏剧出人意料,充满玄机,精彩绝伦。这是历史哲学最伟大的篇章之一。到如今,我并不肯定我完全理解了这个主奴大战,只是,每一次我读到这个篇章时,总是在身体内会出现一些我把握不住的隐隐约约的震动,它迫使我想推开窗户。这和读《利维坦》不一样,我是通过直觉去领悟《利维坦》的,我并不需要逐字逐句地反复推敲,对《利维坦》的认同是无保留的,而且是瞬间的。但是,读《精神现象学》的经验完全不一样,每一次你好像都能明白,但每一次你都没有完全明白。为此,我还翻译了科耶夫对主奴辩证法的著名讲稿;这一次,同样的经验又出现了。我好像掌握了黑格尔—科耶夫的组合机器,但好像又并没有透彻地掌握。或许,对我来说,主奴辩证法是一个神秘的黑洞,永远难以穿越。

 

  《利维坦》开启的传统,在“汉译名著”中,几乎得到了完全的体现。除了洛克的《政府论》之外,我也喜欢卢梭。不过,我着迷的不是《社会契约论》,而是《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我不仅在这里看到了哲学,政治学,教育学,我还读到了诗学和医学的史无前例的美妙结合。卢梭酣畅淋漓,雄辩、清晰、咄咄逼人。一个布道者的形象从字里行间涌现出来。伟大的洞见建立在伟大的直觉之上。一本小书蕴藏了一切。并且扫除了哲学的晦涩、沉闷和烦琐论证。这是我喜欢的风格,是我的“理想之书”。这本书令我难忘的不是私有制的起源问题,而是关于疾病和健康的论述,关于幼儿的论述,关于人和动物的差异的论述。这些论述介于科学和玄学之间,经验和假想之间。它是18世纪的见识(我正是在这本书中理解了“见识”的意义),但却在200多年后击中了我——尽管科学和医学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尽管经验大大地积累,尽管哲学在成倍地增长,但我还是很少在今天的人的书中聆听到这样的见识。这是一本大开眼界的书。它超越了历史。它不像是一个先人所著,而像是一个将来的人将要写的书。或许,这本书最迫切的读者,不是哲学学生,而是医生,教师和家长。

 

  在“汉译名著”中,与《利维坦》相关的最后一本书,但也许是最重要的一本书,是尼采的《权力意志》,这本书,我只是想说,孙周兴先生的这个译本,“汉译名著”中的这个译本,或许,我是最初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读者。(汪民安)

 

  《利维坦》[英]霍布斯著 商务印书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第二课堂
    Copyright 2009-2010 © 第二课堂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象达中学主办 语文科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粤ICP备0917738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