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芹:在教育家的目光中成长
【字体:
凤芹:在教育家的目光中成长
作者:赵凤芹 …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2

[暑期征文·教育专业组]

 

■河北唐山丰南区第一实验小学 赵凤芹

 

  在一个春雨蒙蒙的日子,学校在赠书仪式上赠送给我的是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把书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在一个炽热的中午,我拜读此书的第80条《要保持水源的清洁》,在这一章节里教育家记述了对罗曼这个顽劣调皮的孩子所采用的“体验式”惩罚教育方法。苏霍姆林斯基在一生的教育实践中都始终相信孩子,尊重孩子。他极少使用“惩罚”手段进行教育。为了教育罗曼,他把自己和罗曼的手绑在了一起,“一整天,我都跟罗曼在一起,在校园里、在花园里走,在教室里上课,一起吃饭……这孩子能够体会了:如果有一天真的失去了自由,生活将是一种什么滋味。”真正的教育是无言的,又是刻骨铭心的,这种教育的威力是震撼人心的!

 

  读着读着,我的思绪禁不住定格在1987年那届毕业班学生身上。这班学生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可能是他们太过特殊,几乎没有一天是平平静静度过的。在我对他们束手无策的时候,我曾经一个人对着学校的金鱼池暗暗流泪,但我庆幸没有犯下令我终生后悔的低级错误——其实这与读教育家的著作不无关系。

 

  记得这个班有一个叫雪冬的高个子男生,是学校篮球队的中锋,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挺聪明的,只是有点懒惰,让所有学科的老师(不包括体育老师)都头疼。一天中午自习(六年级的孩子们中午到学校自己读书、写作业的很短的时段),我到教室后,学生们纷纷来告状:原来他把圆珠笔笔尖拔掉,把笔芯的油吹到手心里,尔后把他所在的一列同学的脸上都涂了“油彩”……我一听,肺都气炸了,但面对这个比我还高还壮的学生,我真是黔驴技穷了。我在内心一遍一遍提醒自己要冷静。还是先来个缓兵之计,到办公室再说吧。他大摇大摆地跟我进了办公室,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挑战的意味,也清醒地知道把他家长请到学校基本不管用,把他送到学校教务处他也不在乎。所以能够帮助我的只有我自己。他是我的学生,我回避不了。

 

  上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剥夺了他上课的权利,因为这是让班里受害的同学心里平衡的唯一办法。我让他陈述事情的经过,他实话实说:不想写作业,闲得慌,就出了这一招。边说他还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看来他还在为自己的杰作得意着呢!我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雪冬来个自作自受。我抽屉里有一把圆珠笔心,就如法炮制吧。让他对着镜子往自己脸上涂。结果这个滑稽的少年,满脸油彩,只有眼珠在骨碌骨碌地转,让我哭笑不得,而他对着镜子傻笑……于是我拿了香皂和毛巾,陪他到自来水池边,花了好大工夫才一点点洗去了脸上的油彩,我是在用自己的教育智慧洗涤一个孩子顽劣的心灵。在清水与肥皂沫零距离的接触中,在我温言软语的开导中,他变得特别安静,虽然一言不发,但我感觉到了他心里的涟漪。后来他只是深深低着头,不安地搓着自己的大手。再后来,他按照我的建议,真诚地给那些被他戏弄的孩子一一道了歉……

 

  后来听说,他初中毕业就子承父业,经营起了大挂车的运输生意,生活挺滋润。真为他高兴!这个调皮的孩子终于成人了!

 

  现在想起这个令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教育故事,才清楚地知道是以前读过教育家的著作受益的结果。如果当时我放弃了对他的教育,那后果该是多么可怕呀!而且日后想起这个学生,我怎么能有现在这般心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第二课堂
    Copyright 2009-2010 © 第二课堂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象达中学主办 语文科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粤ICP备0917738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