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皆非的幽默
【字体:
啼笑皆非的幽默
作者:林伟光    文章来源:金羊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2/3
    幽默的文字,其实难做,往往要滑向恶谑与庸俗。幽默有高下之分吗?应该说有的。太过搞笑当然不行,隽永而有味,可笑可玩味可寻思,这是上品。不可笑算什么幽默?但一味地为笑而笑,又太缺心少肺了,鲁迅说过,这是化屠夫凶残于一笑。诚不可取之至也。那么,笑过之后,却要可以让人寻思和回味。
    这世界不缺少幽默,日常里如果我们能够留心的话,无不可以发现其中矛盾之处,这足堪发噱者,有谁记录下来,则无不可见出其幽默。
    这本古远清的《百味文坛》(青岛出版社),是作者处处留心,记录的事实。它的幽默来于随处可见的现实里的矛盾,有时东鳞西爪,我们容易忽略,但一经他集中在一起,其中幽默的成分马上就有了,在我们读时也每每有啼笑皆非的幽默。例如吧,我并不是故意与谁过不去,这是随机式的信手翻阅,有一小则,标题曰《胸中有根棍子》,说的是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在其学术着作里就每每“出奇制胜”,如把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蒋介石译成了“常凯申”,又把汉学家费正清译成费尔班德,更让人啼笑皆非的,则是把中国人夏济安译成了外国人的“赫萨”;有偶无独的,北大一教授却也把孟子译成了希腊人似的“门修斯”;更有一位北京外语学院的高材生,他译“胸有成竹”为“胸中有根棍子”。这都是发生过的事实,正因为真实,其表现出来的幽默的效果就更突出了。我们错愕与啼笑皆非之后,却是有笑不出来的沉重。这样的名牌大学的教授,因此才有了这样名牌大学培养的高材生了。如此的教育,当然十分可怕。
    由此也联想起了也是北大的另一则幽默,此书里也有的,则是《北大毕业生卖猪肉也是北大水平》,这也是事实,绝非造谣。说是有北大毕业生遁入空门,也有北大毕业生卖猪肉,于是有老师说,干脆改北大为佛学院或屠宰场。还是前校长许智宏棋高一着,他说:北大毕业生也可以卖猪肉;不过,我的学生就是卖肉也是北大水平。前半句话没错,因为北大毕业生在当下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之际,卖猪肉也是一种出路。只是后半句话就显出了幽默来。什么是北大水平?只赚不赔吗?那么,北大可以改成富人速成班了。
    怎么都是和着名学府过不去的呢?不要误会,这只是其中之一斑,书名《百味文坛》,文坛当然主体。作者熟知文坛里的新知旧闻,两岸三地,这里窥得一点隐私,那里摘得一叶斑斓,却妙在会心,一个逗字,可见出了无限风情。如说夏济清当年新婚,宴设纽约最豪华的某旅馆,大加赞赏,一时乐而忘形,竟对唐德刚说:下次结婚再到这里来。这种无心之语,其妙则并不亚于《世说新语》,可谓是它的现代版本。也难怪因此有人盛称这本《百味文坛》为新《世说新语》,还真有那么的隽永和趣致呢。
    这本书的好处,我想其一是短,在以长为标榜,把短篇抻长为长篇的此际,短就是优点了。大家习惯了刹不住的痛快淋漓,又怎能体会到这言短意赅之奥妙,有时少少许还胜得多多许的。比如诗人聂绀弩晚年出版一本诗集,胡乔木主动要为他写序,被“运动”得怕了的聂绀弩,却神经过敏地惊呼:大祸临头了!他是吃惯了“做诗就是犯案,注诗就是破案”的苦头的,因此误会了胡乔木的真诚和好意。而这历历如绘的被整怕了的心理,却也令人只能发出了苦涩之笑。还有夏衍当年的整人是如何不留情面的,但后来自己却也被整到了秦城监狱去。晚年,痛定思痛,他想起一首清人的《剃头歌》,遂戏作《狱中吟》,其中有两句十分耐人寻味,这是他由自身的体验而来的,即:“试看整人者,人也整其人。”这是那个特殊年月的司空见惯。我们当然笑不出来。
    其二是存真,这里所取的都是有其事的事实,或者它无意标榜字字有来历,也不须如此的,但我们可以从中掂量出了真实的分量。如书中就有一则曰《郭沫若给杜甫补划“地主”成份》,这仿佛成了“注诗就是破案”的一个生动的例证,这是特殊历史时期制造的荒诞,我们今天越看它荒谬,也就越可感觉到当年的悲哀。而发生在郭沫若身上的这一不可思议的荒唐,却正因为它是真实地发生过的,他还白纸黑字地写成了专着,就更加让我们啼笑皆非。或者,这也不只是郭沫若一个人的悲哀,而是一个有五千多年文明的民族的悲哀。
    当然,这本《百味文坛》如果都这么读去,也就不怎么幽默了。管它呢,好在一本书,因人因时或因其它的原因,可以有种种的解读,你可以各有所读,至于怎么读与读出些啥,听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第二课堂
    Copyright 2009-2010 © 第二课堂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象达中学主办 语文科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粤ICP备0917738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