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问学余秋雨:与北大学生谈中国文化》
【字体:
《问学余秋雨:与北大学生谈中国文化》
作者:艾里香    文章来源:河北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2

  余秋雨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从“捐款门”脱身的2009年10月第一版),人们却褒贬不一。

 

  到哪里才能找到真实的余秋雨?我想只有在书中寻找。《问学余秋雨》一书,脱胎于同凤凰卫视2006年起合作的节目“秋雨时分”。在那里,余秋雨与来自北京大学的学生进行对话,课程都是在一次次给学生的问卷调查基础上展开。课堂上,他谈的不是教科书,而是从文化记忆,从个人文化体验的角度来谈中国文化史。读完全书,感觉余秋雨出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改变那种单方面地讲故事,要呼唤一种互动的文化气氛。

 

 

  对教科书中一些固有的观念,余秋雨进行了新的诠释。诸如他曾请学生给唐朝诗人排名,结果是李白、杜甫、王维位居三甲,学生的理由是:王维长得好、未续弦,有虔诚信仰。理由听上去很“雷人”,但余秋雨依然表示认可,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形成讨论的风气,而不是居高临下地给“80后”、“90后”们灌输结论。很显然,这种读史方式比百家讲坛更有趣,文化就是追求一种讨论、对话的气氛,否则文化难以延续。

 

  对当下热门的文化现象,余秋雨也做了点评。比如是否应该恢复汉服,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读经是否有必要等等。在学生问到韩寒和陈丹青在电视节目中对冰心、茅盾等现代作家的抨击时,余秋雨称,他认为较好的现代作家也只有鲁迅、沈从文、曹禺三人。中国现代文学史这门课已太政治化,应该容忍后人作一点不同的判断。余秋雨的言行,是在劝告学生不要成为被教科书控制一辈子而思维僵滞、放弃了自身文化感觉的人。

 

  针对他个人的尖锐话题,余秋雨毫不回避。如一直在文化领域攻击他的“咬余专业户”,他说:“以前都是我的狂热崇拜者,但崇拜过了头,一个盗印我的书,一个抄袭我的书,都受到我的斥责,他们就转身成了攻击我的人。”对于他们,余秋雨始终坚持的态度是,“我以无言的方式,把他们锁定在他们的等级里。”由“咬余”还引申出炮轰名人现象的盛行,余秋雨对此评价:“无端地攻击他人,永远是一种罪恶。古人说:‘天下固有百恶,恶中之恶,为毁人也。’以为攻击名人可以脱罪,其实是一种暴民心理。”在他看来,攻击名人的道德缺失,是一些真正道德缺失的人借着名人在完成一种自我精神补偿。

 

  曾几何时,余秋雨的散文让我们眼前一亮,他独有的文风备受人们推崇。可《问学余秋雨》却从电视节目脱胎而来,让人难免有些失望。这相比于五年来那些不断出版的“新瓶装旧酒”的新作,仍旧是曾经传播过的内容出书。尽管余秋雨增加了10万字的内容,但形式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作品。对此,有评论者越发认为余秋雨的新书与于丹、易中天在《百家讲坛》讲座后成书不无二致,而这,不应该是一位散文家的作品,这使他越来越远离了作家的身份,而更接近于“文化超男”。

 

  我在纳闷,人们为什么对余秋雨这么苛刻?我思前索后的答案是,因为他是名人!大众对他的道德诚信寄予了更高期待。在中国文化中,作家是文明的守候者和传承者,优秀作家是本民族的精神花朵,体现着民族文化的精神高度。人们期望作家能以更强烈的道德使命,积极发挥榜样示范作用,使人们在潜移默化中感受道德责任的熏陶,提升思想健康素质。因此,人们对作家的人格污渍和道德越界,表示出更强烈的追问。

 

  读完全书,我寻找到了真实的余秋雨。真实的余秋雨只在于他的思想中,尤其是在于他对文化的探索与思考中。所以,我想劝余先生想开点,对那些认真给余先生的作品和为人挑错的人,哪怕挑出的错误再小,也能虚心接受。与其和某些人浪费笔墨打文字官司,还不如多写几篇我们爱看的文章。(艾里香)

第二课堂
第二课堂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象达中学主办 语文科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粤ICP备0917738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