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妙笔赤子心——评杂文集《潮流之外》
【字体:
识妙笔赤子心——评杂文集《潮流之外》
作者:古耜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2

  以丰硕而卓绝的创作实绩孕育并发展了现代杂文的鲁迅先生,曾经发出过意味深长的感喟:“做‘杂文’也不易”。怎样理解这“不易”中包含着哪些踟蹰与艰辛?我想,在文学大家族中,杂文是一个高端而又特殊的门类,杂文家要想在这个门类里有所作为,不仅需要深刻的思想、敏锐的识见、丰厚的学养和充沛的才情,而且必须具备统领这一切的良知与真诚,必须拥有作为其生命底色的大爱与大憎。对不少人来说,这显然并非轻而易举。正因为如此,长期以来,文苑之内涉足杂文写作者不在少数,但真正出色的杂文家却并不多见。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当我有幸读到刘润为杂文集《潮流之外》(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遂感到由衷的欣喜。因为恰恰是这部作品,使我看到了若干难能可贵的集卓识妙笔赤子心于一体的出色的杂文篇章,看到了一位优秀杂文家所应有的风骨、学养与操守,当然也看到了今日杂文界朝着精神和艺术至境的勉力冲刺与奋力攀援。

 

  正像书名所昭示的,收入《潮流之外》的大多数杂文作品都不是迎合俗流的产物,相反,它们的字里行间每每闪烁着作家植根于时代前沿和社会纵深的清醒观察、独立思考与大胆发现。譬如,近年来,一些地方官员信佛、拜佛渐成风气,烧香还愿、寻僧求谶、修庙助寺,不一而足。作家一眼看穿了内含的贪婪、虚无与荒诞,为此,他的《拜佛歧路灯》,先是远绍近搜,道出了历史和现实中敬佛者不一定有好报,不敬佛者未必就遭殃的事实,然后笔锋一转,直指问题的关键:“那些信佛的官员们犯了以己度佛的错误。佛不喜欢拍马,也不搞钱权交易。他老人家根本不在乎你对他的态度,而只在乎你对老百姓的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老百姓是佛的佛。”这亦庄亦谐的文字看似为佛家正本清源,实则就世风痛下针砭,真可谓妙想天得而又歪打正着,令人顿感醍醐灌顶。几年前,国内发生过为秦桧夫妇塑“站像”以呼吁人权的事件。作家获知后有感而发,写了《也谈秦桧的人权问题》。该文抓住怎样看待秦桧的人权这一线索,剥茧抽丝,鞭辟入里,一方面强调着民族历史情感的不容亵渎,一方面揭示着现代人权观念的基本前提,最终发出了“欲灭其国,先毁其史”和抽象人权不能替代人心所向的告诫。其良苦用心,委实既深且远。此外,《戏说“贵族”》讽刺暴富一族财富与文化的严重脱节;《影响的焦虑》批评实际工作的“穷折腾”和文学领域的“唯新”病;《“曲学”三境界》鞭挞知识界的功利主义和投机行为;《人生岂止是“过瘾”》驳斥屡见不鲜的犬儒主义和享乐主义……所有这些,都因为识见超卓与行文犀利而足以牵动读者心灵。

 

  刘润为的杂文承载着很强的思想撼动力和穿透力,但是在通常情况下,这种力量并不作简单、生硬和直白的释放与呈显,而是自觉且自然地融入了新颖的文本构思与精致的语言表达,融入了审美的意趣、气质和灵感,这使得作家的杂文世界具有了质文摇曳,神形勃发,相得益彰的艺术风度。不妨一读《为薛蟠〈女儿词〉作序》。该文原系嘲讽文界多见的附庸风雅,不学无术,而当这些一旦注入《红楼梦》里薛蟠《女儿词》的文化背景,并以主客对话的形式完成之,其社会意义和批判力度立刻得以强化与深化。《从苟才儿媳说开去》借古典小说的情节,抨击封建权势者对妇女翻云覆雨,左右逢源的利用和戕害。由于选象准确,且立意幽深,原有的情节便生出明显的典型性与隐喻性,令人追昔抚今,回味不尽。《天爵与人爵》、《小康·大康》将笔锋集中于当下社会的世道人心,在无情的否定中呼唤着人间正道,然其正反相对的核心概念和精神脉络,却均采之于中国古代经典,这时,打上了传统印迹的艺术文本,不仅雄辩有力,而且文采斐然。显然,如此这般的苦心孤诣,有效地增强了杂文的文学性和理趣美,使其更富表现力和感染力。

 

  在润为的杂文世界里,除却识见精彩和艺术精美之外,还有一种更具本质意义的重要元素,这就是源于作家经历和血脉的对普通劳动者的款款深情,以及自觉为其代言的坚定立场。正如作家《为劳动大众说话》一文所写:“杂文是劳动大众的事业。为劳动大众说话,是杂文家的庄严职责。离开了这个立场,杂文家就会变得轻浮,变得委琐,变得一钱不值。”应当承认,对润为而言,这种情感和立场,不仅转化为源源不断的创作动力,而且最终提升了其精神境界,使笔下作品远离了偏执和私情,同时向着博大、雍容和高蹈迈进。(古耜)

第二课堂
第二课堂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象达中学主办 语文科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粤ICP备09177384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